✾ۖ͡兰澜✪

弄哭妹妹怎么哄?在线等,急(时隔多年,我终于体会到了天塌下来的滋味

【all叶】联盟的日常聊天

沙雕聊天体
巨ooc注意
谢谢@雪条 大大的图授权


夜雨声烦:如果有生之年能得到老叶的wink的话,啊啊啊!!!我死了!


王不留行:兄弟们我们又少了一个情敌(我们去他的坟头蹦迪吧)

百花缭乱:OKOK(我伴奏)

索克萨尔:OKOK(我打碟)

海无量:OKOK(我领舞)

包子入侵: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但我觉得好好玩的样子(我唱歌)

夜雨声烦:王大眼你凭着你的大小眼说话!还有队长你的良心呢?

王不留行:……(沉默不语)有意见吗(o_0)

索克萨尔:少天啊,我的良心是黑的呢^_^

风城烟雨:笑看庙药互怼以及蓝雨内讧。@沐雨橙风 沐沐来看戏啊。

沐雨橙风:年度大戏

风城烟雨:性感叶修

沐雨橙风:在线窥屏

夜雨声烦:诶诶诶!!老叶不是不在这个群吗?

沐雨橙风:他在我旁边啊,全都看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【君莫笑】已加入群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君莫笑:呦,挺热闹哈,一个两个不训练在这聊天?

一枪穿云:前辈(⊙ω⊙)

君莫笑:小周你也……算了,摸摸头@一枪穿云

一枪穿云:(*゚▽゚*)

夜雨声烦:周泽楷是真的心机。

一枪穿云:呵呵(冷漠)

流云:报告前辈,队长和黄少都没有好好训练(我好好训练了快夸我快夸我)

君莫笑:小卢真乖。

夜雨声烦:小卢你……

索克萨尔:小卢,加训。

流云:QAQ

海无量:woc蓝雨欺负小孩子

君莫笑:方锐大大你很闲啊………………

海无量:【委屈jpg】


【猥琐流】海无量:老叶你变了……我不是你的小可爱了……

【傲娇】一叶之秋:方锐你头衔……

【猥琐流】海无量:…………这位傲娇,你有资格说我吗?

【黄烦烦】夜雨声烦:hhhhh傲娇和猥琐

【村口喻师傅贴膜一流】索克萨尔:少天,点到为止。

【少年你见过百花式打法吗】百花缭乱:黄少天的头衔我还能理解,但喻队的……

【哥是直男】君莫笑:手速了解一下。

【黄烦烦】夜雨声烦:卧槽23333老叶你这头衔

【哥是直男】哥本来就是直男啊。

【王不留行治痛经】王不留行:谁给我的头衔?我……保证不打死他。

【黄烦烦】夜雨声烦:臣附议

【少年你见过百花式打法吗】百花缭乱:臣附议

【猥琐流】海无量:臣附议

【村口喻师傅贴膜一流】索克萨尔:附议

【傲娇】一叶之秋:附议

【哥是直男】君莫笑:哥改的。

【王不留行治痛经】王不留行:这头衔真好。

【黄烦烦】夜雨声烦:臣附议

【少年你见过百花式打法吗】百花缭乱:臣附议

【猥琐流】海无量:臣附议

【村口喻师傅贴膜一流】索克萨尔:附议

【傲娇】一叶之秋:你们这么双标的吗?


【王不留行治痛经】王不留行:闭嘴

【黄烦烦】夜雨声烦:闭嘴

【少年你见过百花式打法吗】百花缭乱:闭嘴

【猥琐流】海无量:闭嘴

【村口喻师傅贴膜一流】索克萨尔:闭嘴

【傲娇】一叶之秋:……

【哥是直男】君莫笑:今天羊习习又被孤立了呢。

【王不留行治痛经】王不留行:老实人

【黄烦烦】夜雨声烦:孤立你

【少年你见过百花式打法吗】百花缭乱:林敬言

【猥琐流】海无量:非礼你

【村口喻师傅贴膜一流】索克萨尔:黄少天

【口若悬河】一枪穿云:吵死你

【黄烦烦】夜雨声烦:队长……

【哥是直男】君莫笑:小周是跟谁学的?

【口若悬河】一枪穿云:前辈。

【哥是直男】君莫笑:???




林敬言: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
苏沐橙、楚云秀:我们错过了什么???

雪条大大的图

〖双泽〗怕黑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ooc小能手/幼儿园小班文笔

      人设属于官方

      正文
     
      黑泽年下攻注意

白泽怕黑。桃太郎以前不知道白泽怕黑还把白泽房间的夜灯给关了,第二天早上白泽的脸上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。
而桃源乡最近停电了,白泽决定去黑泽那挤一挤。
“黑泽,你睡了吗?”白泽敲了一下门问。
吱嘎一声,门开了。黑泽站在那里,很困的样子。
“哥哥,有什么事吗?”黑泽有点困地揉揉眼睛。
“我能和你睡吗。”白泽有点尴尬地问道,前一阵子黑泽刚跟他表白,他本来也不想来蹭被窝的,可是他怕黑。
“可以啊。”白泽没想到黑泽他竟然没在意之前表白的事,不过他还是厚脸皮地进去了。
白泽转来转去,就是睡不着。问黑泽:“黑泽啊,你喜欢我,对吗?”
“是啊。可哥哥不喜欢我啊。”黑泽把手臂枕在脑后,自顾自地说,“我只能去找其他的了。”
“如果我说喜欢呢?”白泽被气到了。
“真的?”黑泽侧过身来,看着白泽的眼睛。嘴角勾起抹微笑。哥哥真的是傲娇啊,不过很可爱。
“真的。”白泽很认真的说。其实他是喜欢黑泽的,他只是不敢承认。
“好了好了,我知道了笨蛋哥哥。”黑泽把白泽抱住,整个圈在怀里。呐,我都比哥哥高了,一定要保护好他呐。
“笨蛋哥哥。”
“傻子弟弟。”
从今以后,他们都是对方的全部。